ClubHouse爆红,国产ClubHorse闪亮登场:仅一天被微信删除

【GameLook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GameLook报道/“今晚洛杉矶时间10点,我在ClubHouse等你”。

就在“带货之王”马斯克在2月1日发出这条推特后,ClubHouse便开始了火速出圈之旅。

当晚,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马斯克的ClubHouse房间便挤下了近5000人,服务器微微颤抖的同时,许多人开始意识到2021年互联网行业的第一个风口要来了。

由于ClubHouse目前处于内测阶段,公众并不能直接下载APP进行注册,只能通过接受已经注册的用户的邀请码的才能登录,且只能限定iOS用户。

但即便是这样,根据app Annie统计的数据显示,自去年4月份发布以来,ClubHouse在全球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800万,且大部分的下载量都是在马斯克于今年1月底预告将会在ClubHouse上开启直播后才开始激增。

ClubHouse的大火在马斯克的助燃下烧出了美国本土,跨过1.8亿平方千米的太平洋,直至延伸到中国。一时间,“你有邀请码吗?”成为了网上冲浪选手们秘而不宣的暗语,以至于一个邀请码在淘宝上甚至被炒到999元。

而更有小道消息称,马化腾、张小龙、张一鸣等互联网名人已经率先入驻了ClubHouse,在ClubHouse上蹲一个马哥、龙哥,也成为了吃瓜群众乐此不疲的行为。

在ClubHouse大火后,国内不少互联网从业者就声称,国内“微创新”版ClubHouse不到一个月肯定会出现。果不其然,就在春节假期过后的第二天(2月19日),国内第一款“类ClubHouse”应用——ClubHorse便“横空出世”,开启重磅内测。

ClubHorse上线竟上演“真假猴王”戏码?微信火速“拿下”

也许是开发团队为了给国内用户一个尽量原汁原味的体验,在产品的名字上可以看到丝毫不含糊,特意在保持了CH两个头部字母的基础上,把House改成了Horse,让用户第一时间能迅速找到熟悉的感觉,工匠精神不得不点赞。

与ClubHouse一样,ClubHorse也是一款主打语音社交的产品,目前上线的平台仅为“微信小程序”,据开发团队表示,APP产品需要滞后一周再发布。已有的资料显示,ClubHorse是由微米创想科技研发的一款应用,值得一提的是,在2019年该小程序的名称还从“微圈IM”改名“微圈Live”,随后在今年2月18日,改名ClubHorse。

就GameLook今天实际体验来看,不得不说ClubHorse确实是让人感到十分震惊。

首先,从应用的各个界面来看,ClubHorse与ClubHouse的UI风格可谓极其相似。ClubHorse极简的美术风格,界面上方五颗功能、排列与ClubHouse完全相同的按钮,用户界面和房间内部的功能键设定、单元区排列几乎都有ClubHouse的影子,引得微博网友都直呼这是“像素级复刻”版。

而具体到功能方面,ClubHorse一样继承了前辈的优良传统,只允许用户通过在线语音的方式进行交流,不能在房间内发送图文、视频等内容。用户可以通过主界面的下方的“创建房间”按钮,随意创建语音房间进行交流,也可以加入界面上的各个房间。

目前看来,创建房间的形式共有三种,分别是开放式、社交式、私用式,开放式房间对所有人开放,所有人都能开麦聊天,就像是一个公共广场;

而社交式只允许被邀请的用户开麦聊天,简单比喻就是朋友之间吃饭聊天。当然,非熟人也可以进入房间,但不能进入聊天区(只能坐观众区,但可以申请到聊天区);

私用式房间则只允许房主邀请的人才能进入和发言,并支持端对端加密,像不像家庭聚会?可以说,三种形式的房间对应了三种日常的聊天场景。

既然是熟人聊天,聊的话题自然也是千奇百怪,比如有教小龙做产品的,有蹲守龙哥的,也有马云首次在ClubHorse开启线上演讲的(不会有人不知道这是马老师的演讲录音吧?)。而话题的分类也与ClubHouse一样分为了健康、技术等10大类。

另外,在个人中心,用户可以添加自己的简介、手机号、微信号、微信二维码等身份信息。通过查看其他用户的个人主页,就能选择添加对方为好友,进行更深度的交流与沟通。

但令GameLook无语的是,像是pony、雷总等网友乔装打扮的名人居然也悉数登场,颇有一种大佬齐聚的感觉。而为了提高房间热度,一些不存在的账号也会被添加进了房间列表,但你一旦进去后却发现房间其实空无一人(把公屏打在害怕上)。

正如上文所言,ClubHorse是微信小程序,但敢在社交巨头微信的地盘做社交类小程序,想想也知道后果不会太好。原本开发团队准备今晚八点在ClubHorse上与用户聊聊开发经历和未来,但还没到八点,微信的正义铁拳就砸了下来。

这款开发团队春节加班加点捣鼓出的小程序,还没活过24小时就打出了GG宣告游戏结束,理由是“涉嫌混淆官方服务功能”和“涉嫌侵犯他人合法权益”。

ClubHorse们为什么没能成为ClubHouse?

实际上,就ClubHouse最本质的语音社交功能而言,前面说ClubHorse是国内第一款类ClubHouse应用,其实并不太妥当。早在ClubHorse上线之初,一位国内的开发者就在3天内自己研发了一款类似的应用——NESHouse。

NESHouse的作者为Bestony,真名白宦成,是一位玩播客的工程师,同是也是Linux中国开源社区技术负责人。在2月1日拿到ClubHouse邀请码并进行充分体验后,Bestony对于因云服务架构设计缺陷而导致卡顿BUG的ClubHouse并不满意,于是便有了在B站直播挑战72小时复刻一个ClubHouse的举动。

作为直播编码的成果,最终他在GitHub发布了一个名为“NESHouse”的项目,用户只需要访问网页版本就能建立房间,并通过链接邀请他人加入。但令人意外的是,原本打算花费 72 小时来制作这个项目的Bestony,但实际只用了55小时,而由于采用 NES(红白机)风格,所以取名为“NESHouse”。

NESHouse

Linux的理念是开源共享,所以对于Bestony将NESHouse 的代码开源的行为,我们并不难理解。出于快速开发的目的,Bestony称自己使用了声网的音频服务。而声网正是为ClubHouse提供基础语音服务支持的中国企业。此前乘着ClubHouse的热潮,声网的股价曾一度大涨30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声网的创始人赵斌,其此前的身份正是前YY语音CTO。这也是为何不少网友认为ClubHouse都是YY玩剩下的东西。

“如果给ClubHouse提供技术的是声网,那可以说用的就是YY早在2007年、2008年左右就开发出的语音技术。”赵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。

回到ClubHouse身上,虽然该APP将语音语音社交这一新风口展现在人们面前,但实际上它并非是第一款想到要做语音社交的海外产品。早在ClubHouse上线前的半年,一款名为“递爪”的,功能和产品体验上都与 ClubHouse 相似的产品就上线了。

递爪

据了解,“递爪”主打4-6人的匿名语音社交,而ClubHouse的非半熟人社交,可让用户在一个固定的时间、话题的聊天局中讨论感兴趣的内容。

而在国内,YY语音也早就深耕语音社交。但与ClubHouse不同的是,YY并没有往纯社交方向进发,而是不断深耕自己的辅助、娱乐属性,从游戏的语音辅助工具,到K歌、秀场娱乐平台,再到在线教育。

YY业务拓展的背后,语音提供的仅仅只是最基础的通信服务。换言之,语音是YY的一个底层工具,而没有像ClubHouse一样上升到“主角”的高度。

ClubHouse在国内立足面临的三大难题

如果把微博等基于“1对N”社交关系的平台称为社交1.0,把微信、QQ等基于“1对1”社交关系的APP称为是社交2.0,那实现了“N对N”社交关系的语音社交软件,理应被称为社交3.0。

GameLook从业内人士中获悉,目前国内已有不少大厂开始进军语音社交,社交巨头微信也在考虑语音社交这个方向,而字节跳动更是正着手类似ClubHouse的语音社交APP的开发。在社交赛道出现新的巨大风口之时,对于长期想从腾讯这个社交帝国手中分蛋糕的字节而言,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破局机会。

考虑到Bestony仅用55个小时便复刻了一个红白机版的ClubHouse,这说明类似的语音社交软件在研发上并没有多少难度。但GameLook认为,类似ClubHouse这类语音社交APP仍旧存在3个难点,而最大的难点自然是APP中用户社交关系和社区氛围的建立。

“研发不难,难在用户获取”,对于这句话上文提到的“递爪”可谓深有体会。从最初的把“聊天加时卡”拉满,到最后无东西可聊的“尬局”,社交关系的缺失导致了“递爪”无法成为那个大众口中的ClubHouse。

在这方面,国内的YY可以说是最早做成功了半熟人社交的产品。但YY房主管理权的过大,导致房间内用户的聊天多少有些不自由,最终变成KOL式的1对N形式聊天。

而ClubHouse虽然也存在房主之类的角色,但一旦进入房间并在受邀人群之内,那发言与否全凭自己的选择,房主只有选择用户加入或踢出聊天区的权利。换句话说,房间内的大众表达的权利是相对平等的。这种表达权的平等,也促使了社区氛围的建立。

另外,从ClubHouse目前的界面来看,其似乎并没有引入商业广告,也无法进行图文、视频的分发,商业模式如何走通成为了困扰其前进的另一大难题。

从ClubHouse的UI设计来看,若是引入商业广告,极有可能会是信息流广告,点进去可能会是一则基于语音播报的广告,但如何吸引用户聆听又成为了广告变现的最大难题。作为参考,YY自身从语音软件开拓出了秀场、K歌等业务,可以说是较为成功的商业化手段,但对于主打社交的ClubHouse而言,这类业务可能存在明显的阻碍。

对于国内厂商而言,还有一个最基本同时也是最重要的难点——监管,即如何实现对这类“聊后即焚”的语音社交软件进行实时语音监控?

在ClubHouse刚火的时候,有业内人士就表示,在国内做同类产品的团队,会遇到诸多政策挑战,尤其是创业团队,冷启动非常困难。但如果对这类产品没有限制,可能会导致语音社交陷入“黄、赌、毒”的泥潭。

此前,社交软件,甚至是直播软件存在留存数据时,厂商可以实现对数据——无论是视频直播、语音还是文字的实时监管审查,但需要投入大量人力成本,比如抖音、快手在这方面投入了巨额的人力成本。

ClubHouse由于“聊后即焚”的特性,数据无法回溯,而如果要将数据缓存下来,不仅各项成本会更高,同时私密性也会下降,从而导致用户对语音社交好感度和参与度的降低。

三大难题让国内厂商面对语音社交这一风口时步伐颇为缓慢,但语音社交既然作为社交的新趋势,自然会随着时间而到来,但最终的胜者可能只会在大厂中决出。类似ClubHorse这类仅靠“翻译”ClubHouse的产品,并不会掀起太大风浪。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amelook.com.cn/2021/02/415125

clubhorseClubhouse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